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工作动态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:最美的笑容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:沈俊峰发布时间:2018-09-04 08:29

按:2018年9月3日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第8版新时代周刊刊发文章《最美的笑容》,纪念我市和县的抗日女英雄成本华。现全文转载如下:

 

英雄笑了,也是一种冷笑,一种面对敌人才有的冷笑,一种面对死亡才有的冷笑。自此,乌江的风和浪,便再也没有停息对英雄气节的抒发和吟唱。


大江东去,奔腾向海。在安徽和县,长江的走向由南向北,被称为乌江,就是西楚霸王自刎的那个大名鼎鼎的乌江。

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“千古第一才女”李清照的这二十个字,弥漫了多少人心中的悲壮、崇敬和铮铮剑气?乌江的这个故事,成了令许多人无限遐想的精神的圆月。

和县,与南京一江之隔,历史悠久。公元前221年,置历阳县,属九江郡。公元555年,南梁、北齐在此议和,遂改名和州。辛亥革命后,改称和县。和县有四个历史文化景点曾入选中小学教科书:和县猿人、霸王祠、天门山、陋室。和县猿人距今三四十万年,为目前我国唯一保存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化石。“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此回。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”诗仙李白将胸中的浩荡与澎湃,化作了笔下的激越和豪迈。刘禹锡先生坐在和州那个小小的陋室,按捺住磅礴的热血,手抚古弦,低唱浅吟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……”微言大义,方寸雷霆,成为后世人生抹不去的修行和“铭”记。

说起这些,我就非常想去和县,遗憾的是,一直未能成行。

去年,偶尔翻过一本书,忘了书名,但书中的两张照片,至今难忘。照片上,一名年轻女子,双手抱在胸前,立在那里,脸上挂着笑。女子的身边,围着几个恶魔样的侵华日军士兵,面露欣赏战利品一般的得意与狰狞。

女子的脸上,是怎样的一种笑呢?轻蔑,冷寒,无视,凛然,不屈,视死如归……这名年轻女子,我们的同胞,她当然明白,落入魔窟,等待她的,唯有死亡。死亡就在眼前,就在身边,甚至能看到阴森的影子,能嗅到恐怖的气息。但是,她就这样,以这样的笑,以这样的无畏,面向屠刀,面向死亡。这样的笑,挂在这样一张年轻的脸上,让人无言地心痛。这个笑容,成了一个滴血的烙印,刻在了我的心田。

这位女英雄是谁?在哪儿牺牲?是哪儿的人?

八十年前,也就是1938年,日本朝日新闻出版社发行的《支那事变画报》上,印着侵华日军记者渡边拍摄的逮捕、杀害这位女英雄的两张相片,也就是我在一本书中看到的那两张照片。这两张照片后来被人从历史云烟中挖掘了出来。画报上有文字注释:“和县城门上唯一的一位坚持不退,成为俘虏的敌军女士兵,她的名字叫成本华。她的身上系着一条刻有‘中国女童军’的皮带,最重要的是她在被俘后坚决不自白,是不投降的抗日女英雄。”

另外,侵华日军上等兵东齐明在《第六师团转战实话》中回忆:“进入和县,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女战士战死的景象。她的年纪约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,袖章上有‘中国女童军’的字样。”

这位女英雄是成本华,和县人,就牺牲在她的家乡乌江岸边。

真没想到,这样一位令国人敬仰与心碎的最美女英雄,是和县人。

今年春节,我终于如愿去了和县,参观了霸王祠、镇淮楼、天门山、陋室等人文古迹和景点,最令人震撼的,还是女英雄成本华,因为,她离我们最近,我们被侵略的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仍然清晰,仿佛就在昨天。

当地朋友告诉我,成本华是和县历阳镇高巷村人,生于1914年,牺牲于1938年,年仅24岁。其家谱记载,父亲成持和,母亲梁氏,她在家排行老三,人称“三姑娘”。她家以种菜和做小生意为生,家境不错。

成本华读过和县中学,参加过童子军。当时和县中学的童子军编为1194团,帮抗日部队做宣传、搞慰问和服务。1938年4月23日,一股侵华日军从占领的芜湖出发,翌日在和县的长江金河口抢滩登陆,下午由东门攻进和县城。成本华就是在那场激战中不幸落入敌手的。

遗憾的是,成本华留给我们的史料太少。她太普通,普通得就像这片土地上的一株生命力极强的野草。春来秋往,一生短暂,却迸发出了灿烂的生命之光。

为了纪念、缅怀这位女英雄,和县人民在得胜河西畔建了纪念广场:一块长方形巨石上,镌刻着“抗日女英雄成本华纪念广场”几个金色大字。广场中央,矗立着成本华的塑像,塑像完全按相片上女英雄的形象,忠于历史,栩栩如生。塑像的身后,立着一堵残破的古城墙,象征着中华民族遭遇的那个风雨飘摇的残酷而凄苦的岁月。塑像的右后方,是一扇文化长墙,介绍了成本华壮烈的一生。塑像的左后方,是一座汉白玉石雕的巨幅日历,日历的时间定格在1938年(农历戊寅年)4月24日,是成本华英勇就义的时间。

在和县,始终被一种无声的英雄气息感染着。脑海中穿古历今、摇曳缤纷,我想到司马迁笔下那个战旗猎猎的壮阔,眼前便有了兵车如云、剑戟如林,呐喊与厮杀滚滚雷震的画面。苍穹之下,项王的声音猎猎炸响……

英雄笑了,也是一种冷笑,一种面对敌人才有的冷笑,一种面对死亡才有的冷笑。自此,乌江的风和浪,便再也没有停息对英雄气节的抒发和吟唱。

两千多年过去了,乌江之水浩荡无尽,恰如那奔涌不息的浩然之气,一脉相承。英雄从来都在,那是这片土地的灵魂。

成本华留在人世间最后的笑容,是这个世界上最美、最有力量,也是最苦、最痛的笑。请记住,这个面向死亡的笑。(沈俊峰)



作者简介:沈俊峰,现居北京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院第29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,《检察日报》专栏作家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原副刊编辑。获冰心散文奖、中国报人散文奖、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银奖。作品发表于《新华文摘》《中国作家》《小说选刊》《小小说选刊》等多家报刊,入选2016、2017《中国年度作品·散文》等多种选本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在时光中流浪》《心灵的舞蹈》,报告文学《生命的红舞鞋》《正义的温暖》。



中共和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和县监察委员会 |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
所有内容版权归和县纪检监察网站所有,未经同意不得使用
投稿信箱:hxjwxcb@sina.com

皖公网安备 34052302341649号  


ICP备案: 皖ICP备07004725号-4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